当前位置: 主页 > 明星系列 >

大眼美女王力可

时间:2022-09-06 16:53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对于海润的老总刘燕铭,大家一定都不陌生,作为大陆最有实力的经纪公司之一,海润有着众多走红荧屏的美女演员,作为大陆最有实力的制作公司之一,海润有着众多为人津津乐道的电视剧目,而作为海润公司的老总,刘燕铭长期以来一直被公认为是包养过大牌女星最多的影视圈老板,从早期的袁莉,到后来的孙俪、黄奕、童蕾、到现在的甘婷婷,于越,刘燕铭先后包养了众多影视圈一线大腕和美女新星!

在海润老总刘燕铭的办公室里就珍藏着这样的一个盒子,盒子里的白手帕上面都有着斑斑血迹,由于时间比较长,都成了暗红色,让人吃惊的是,手帕上还有记录,写着女人的名字,年龄和开苞的日期,其中的一块白布上写着王力可……

王力可,有着“小宁静”之称,凭借着血色浪漫中的“秦岭”走进了广大观众的视线,成为红遍大江南北的年轻女星,她那双大大的眼睛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在拍《血色浪漫》的时候,王力可还是个只有十八岁的小女孩,因此当制片人刘燕铭邀请她到办公室坐坐的时候,她丝毫没意识到危险的来临。

办公室里面的沙发椅子大大小正好够俩人并肩而坐,当刘燕铭依着她坐在同一张沙发上时,王力可只是觉得这个老板很亲切。

聊了一会儿天,刘燕铭突然伸出一只手轻抚起小姑娘的秀发,另一只手圈住了她的细腰。

感到不自然的小姑娘立刻扭动了身子,“刘总,我……我要回家……”说著作势要起来……

刘燕铭连忙将王力可拥入怀中,由她的秀发、面颊,以至她的颈部,频频作无声的亲吻。而他的另一只手则由下而上渐渐的移到到她的乳房,结实的少女乳房,弹性十足。

“刘总,不要……”刘燕铭的动作已将从未经历过男人的王力可溶化了,溶化成一滩水,随着感官的激动,她受着男人热烈的抚摸,全身不安的扭动,轻微的颤抖,一双手反抱住男人,面颊炙热火红,樱桃小嘴吐着丝丝热气:“刘总,我冷……抱紧我……唔……”

小姑娘敏感的身子根本经不起男人的挑逗,看她这个反应,刘燕铭知道成功了,于是他便开始了进一步的动作,他首先开始吸吮王力可的唇,接着向她唇内伸展,她的呼吸变的急促,很快沉醉在了男人的爱抚之中……

当解开她的第一个扣子时,王力可再次推着刘燕铭挣扎着要站起来,但当男人的唇由她的唇移到她的乳房上,频频的吸吮,顿时将小姑娘卷入了欲望的漩涡里,她无法自拔地喘息着,在期待即将到来的狂风暴雨。

刘燕铭的手顺势又滑下她的小腹,“嗯……刘总……不可以……我……我怕……”王力可立刻感觉层层热浪包围着她,当她的阴户被男人一摸,她不禁打了个哆嗦,一股骚水从她的子宫泄流出来。

“嗯……刘总……不要摸……我流……流水……”王力可低叫着。

“小王,我带你到里面休息室里躺会吧!”刘燕铭趁机说道。

“嗯……”

刘燕铭立即扶起娇软无力的王力可,到了里面那间布置得很富有情调的小房间,把少女横放在床上,重重的压了上去。

“刘总,不要……嗯……你的手……”

刘燕铭的手已经伸进了小姑娘的内裤之中,在美少女那个微微隆起长着几根阴毛的阴户上,乱揉、捏搓,两个手指扣住阴蒂,一直痒到了她的心肉。接着他又轻轻的把手掀起她的两片阴唇,再慢慢的把手指插进去,只觉得里面热烘烘,非常的狭窄。

“刘总,我痛……”王力可顿时眉头一皱,咬着牙根,刘燕铭立即知道她还是个处女。

于是刘燕铭故意将手指继续在王力可的屄缝里上下抽动,直到一股滑腻腻的淫水从少女的穴内流了出来。

王力可呻吟着把屁股扭了起来,少女春情一但被燃起,那是无可抑制的,很快刘燕铭就顺利地把她给脱光了,也很快的脱光了自己。

接着刘燕铭跨在了王力可的两腿之间,她的腿被八字大开,她的小屄也尽量放开,刘燕铭用手指一探,正触到小姑娘颤动涨硬的阴蒂上,她不禁打了个冷颤,一头就钻进了男人的怀里,“刘总……我……我……”她接着连打了几个寒噤,顿时语不成声了。

王力可已经迷乱的任由刘燕铭摆布了,当她的小手触摸到男人的鸡巴时,顿时心头小鹿般的乱撞,哟了声:“这么大……我怕……”

“别怕,我不会弄伤你的!力可,你的屄好漂亮,好鲜嫩哟!”

刘燕铭试着把龟头在她狭窄的屄口磨动,王力可顿时全身颤抖着,虽然已迫切的需要,但是少女本能的羞耻使她连说:“不要,不要,你的太大……嗯……”虽然少女扭动着推着男人的小腹,但却显得那么娇柔无力。

刘燕铭于是便咬住了她乳房连连的吸吮,由乳端吸吮起,吐退出到达尖端的浑圆樱桃时,改用牙齿轻咬她的奶头,恰到好处的轻咬着,再慢慢的后退……

“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”王力可开始呻吟着,屄中好像喷泉般的浪潮涛涌而至。

“力可,你把你下面的手拿开!”

“嗯……”少女羞怯怯的照做了。

刘燕铭赶紧双手紧抱她的腰,龟头对准她的屄口,屁股一沉,龟头塞了进去,“哦……疼……轻点……好痛啊……我不要了……啊……”

刘燕铭觉得龟头陷入她的小嫩屄里,好像被夹在一个软软的圈内,由于王力可的身子还比较敏感,她的淫水流得多,油滑滑的她为了怕男人深入,阴唇自发的收紧把他的龟头更是夹得奇紧,好不痛快,于是刘燕铭屁股又一压,送进了二寸多。

“啊……好痛……啊……不……不要再进了……啊……”

刘燕铭像是没有听到似的,屁股猛的一下沉,粗大的鸡巴又进入了一半,只痛的王力可死去活来,嘴里频频呼痛,语不成声。

“刘总……痛啊……不要了……啊……快拔出去……啊……”王力可长长喘了一口气,眼泪汪汪的低声哀求。

刘燕铭没有想到王力可的反映会这么大,他玩过的处女,没有一个像她这样痛的要死要活的,但是现在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,于是他吻住小姑娘的樱唇,舌尖抵住她的香舌,鸡巴轻轻的抽送。

这时的王力可的春情反映最敏锐,只觉得下体有着从未有过的感觉,先是隐隐作痛,而后酥痒、酸麻。

虽然喜欢玩女孩子,刘燕铭心里还是善良的,有些不忍,只在王力可的屄口处抽磨,但是这样并不使她减少疼痛,反而奇痒,使少女不能自主的扭动细腰,转动着屁股,下身挺动向龟头迎去,急想整根鸡巴深入……

刘燕铭又慢慢的把鸡巴加重抽插,双手紧抱着王力可的腰,她大约知道男人又要深入,忙说:“刘总……我真的很痛……我……求你了……”说完,她便闭住眼睛,咬紧牙根,现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。

于是刘燕铭先轻轻挺了几下,又猛的吻住小姑娘的小嘴,才把鸡巴猛的向下压,“滋……”一声,全根尽没而入。

“啊……啊……刘总……啊……受不了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你……想……啊……肏死人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恨你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王力可全身颤抖,眼泪汪汪的模样,叫人实在不忍。

刘燕铭不由爱怜的为王力可拭去泪水和汗水,屁股扭动着龟头转磨花心,不过几分钟后她连打冷颤,只磨得她淫水直流,一个小小的屄被大鸡巴塞得紧紧的,直转得花心阵阵发麻。

这时王力可的屄缝内开始发烫,并且微微的颤抖,刘燕铭知道小姑娘的痛苦已经过去,现在她已引发了春情,便放下心来,不停的抽插起来。

“唔……刘总……嗯……不许你用力啊……轻……轻的……慢一点哟……嗯……唔……唔……”空气中散发着王力可的声音,她那两个富有弹性的乳房,随着她摆动的身形,在刘燕铭眼前晃动。

处女终不如妇人耐肏,王力可在刘燕铭疯狂不停的抽送下,不一会儿便已露出了巅峰快感的样子,再也禁不住男人的冲插,显露出了吃不消的模样,不住的扭动身体,躲避他的攻势,“啊……不行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刘总……啊……忍受不了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哎唷……轻点……啊……受不了了……哦……我的小屄要……裂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雄哥……慢慢的……唔……停停……哦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“哎唷……啊……啊……雄哥……啊……我不行了……啊……你好狠啊……啊……把我肏坏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“刘总……唔……啊……你真会干……啊……饶了我吧……哦……哦……要肏死小屄了……啊…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……啊……啊啊啊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……好哥哥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王力可全身颤抖,紧紧的把刘燕铭搂住,“哦……刘总……我下面……尿了……哦!”她的两腿抖了抖,收紧又伸直,双臂一松,子宫口开放,一股炙热的少女阴精,从她的子宫深处冒了出来,“喔……喔……我……”

刘燕铭知道她泄了,鸡巴被阴精一浇,更显粗大把龟头顶住子宫口,让王力可感到即刺痛又快感,一股酸麻透过全身,她不由得连连喘息,“好哥哥,太舒服了!”

“力可宝贝儿,我让你再舒服一次好吗?”

“嗯……不……”

刘燕铭于是紧搂住王力可,用足了力气,一下一下狠肏着,大龟头雨点搬击打她娇弱的花心,浪水阴精被带的唧唧作响,由阴户顺着屁股流到了床上湿了一大片。

王力可喘息着一面拒绝着,一面却又无可奈何的迎着男人的攻势,再度等上巅峰,向刘燕铭投降。“啊……你又……啊……我死了……啊……”

王力可的屁股不停的向上挺动、磨转,浪荡的动作和呼声,刺激得刘燕铭更是兴奋,鸡巴便在她小巧的屄里狂插很肏,她乐得半闭着双眼,紧紧抱住男人……

鸡巴头绕着狭小暖话的屄腔转,王力可感到全身都麻了,每次龟头和阴蒂接触时,她的全身都会从眩晕中打个颤抖,“啊……刘总……啊……我实在不行了……啊……经不起你的……刘总……啊……你把我肏上天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“你的鸡巴……把我的小屄……啊……真的……你把小屄肏破了……啊……”

“刘总,别顶了……啊……吃不消了……哦……天啊……怎么这么舒服……”

此刻初尝性爱的王力可像个泄了气的皮球,把一张小嘴微微张开,眼皮半闭着,小腹一上一下的欺负,两腿无力的八字分开,让刘燕铭这条大鸡巴如入无人之境的肏着,“啊……刘总,我……我不行了……啊……别肏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天啊……”

“哎唷……嗯……别磨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你的鸡巴……肏烂我了……”

“力可,你好可爱!我要狠狠的肏你!”

“嗯……唔……唔……刘总……嗯……嗯……舒服哟……啊……轻点啊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”

刘燕铭于是停止了进攻,让小姑娘喘息一下激动的情绪。

“啊……刘总……快动啊……别停……好痒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刘燕铭于是再次把屁股向前用力一挺,整根鸡巴就顶到了底。

“啊……顶到肚子里了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啊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啊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刘总……哦……哦……我爱你……哦……哦……”

刘燕铭的鸡巴在小姑娘的嫩屄里一刻也不再停下,直肏得女孩浪叫不停,“啊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刘总……我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哦哦哦哦……啊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啊啊啊啊……哦……”

王力可的屁股极力的向上挺,一股阴精再次泄了出来,全身一阵颤抖,鸡巴被她强烈的吸吮了一阵,再也忍耐不住了,“力可,你什么时候来例假?”

“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三天后……哦……你问这干吗?羞死人了……啊……”

刘燕铭立刻放下心来,连忙把屁股一下一下的直挺,一股精液浇在少女的屄里。

“啊……”王力可被激射得紧紧抱住了男人,“刘总……”

“力可……”刘燕铭的鸡巴漫漫地从王力可的嫩屄里滑了出来,鸡巴上还残留着被体液冲淡了的血迹。

静下心来的王力可不由红着脸说:“你把我肏了,可要负责啊!”

“你愿意加入我们公司吗?”

“嗯……”

“力可宝贝儿,我会好好待你的!”

“刘总,我相信你!还痛吗?”

“早就不痛了!”

“谢谢你!”

……

稍事休息之后,王力可便离开了刘燕铭的办公室,可以想象,这将是她一辈子不能忘却的地方了。

而刘燕铭则习惯性的珍藏了这条带着血色玫瑰的白色床单。

之后,刘燕铭遵守了自己的承诺,尽管王力可之后再没给他什么机会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